新上市 沒有內容

回到首頁

部落格文章

Wine-dark sea and Rosa Burgundy

勃艮地酒紅 Rosa Burgundy 與酒色的深海

當我們拿起Rosa Burgundy,想像的便是荷馬史詩〔奧德賽〕中,那酒色的深海 wine-dark sea。人生的追尋之路,就算潛藏危機,也要踏出腳步。 生命是一場驚奇的旅行 木馬屠城後,奧德修斯在海上迷途漂流,來到一個天堂島。這裡有吃有喝、有眾多美麗的仙女。 仙女卡普索掌管這座小島...

了解更多
Take a sip of the melting tiger butter

來一口融化的老虎奶油

「你有多喜歡我?」綠問。 「全世界叢林裡的老虎全都溶解成奶油那麼喜歡。」我說。 - Norwegian Wood 1978年春天,看完棒球比賽的下午,村上春樹到書店去買了一疊稿紙、一枝鋼筆,回到家坐下來,「用手一個字、一個字的寫。」 他說,在寫小說時,與其有「正在寫文章」的感覺,不如...

了解更多